技術商品化實務

姚念周 首席顧問

2020年的全球疫情,拉抬了生醫生技產業的投資行情,不但各國政府與大企業爭相投入,徵收/併購/投資/合作各種模式,甚至相互卡位資源,不亞於大戰的概念,各行各業中型企業或新創企業,也無不四處獵寶,希望可以有雞犬升天的機會,但實際上,從我們在相關領域多年的經驗顯示,想短期利益者,對生技產業應該是了解太淺,光是法規與智財的投入成本就需要好好評估,必須要有長期利益思考者才能成功,撇開新藥及三級醫材的遙遙研發之路以外,其他類別的生技類產品,路途沒這麼遙遠,但從技術研發端到商品化/商業化端,還是有許多不是只從技術方思考的元素要學習的,我們來看幾個實際案例。

一竹科新創生技公司MG公司,擁有XX固態培養技術,能培養出[獨特]的XX,由於往生技藥的研發路途太遙遠,本想往保健食品的應用思考,但發覺在台灣健康食品的申辦也不簡單,因此發想先往化妝保養品來進行商品化,開發出XX軟膏,號稱對皮膚YY有效,由於希望找到合作的化妝品廠商以及希望了解化妝品的法規,因此找上樞紐諮詢。

在了解其說明後,我們發現這明顯地忽略了許多商品化概念的重要元素,由於化妝品/保養品/藥妝品概念並非其一開始的標的,因此明顯地透露出團隊並沒有對這個產業進行研究,這從商品化/商業化的實務來說是犯大忌;目前選擇的商品化標的—軟膏,也顯示沒有使用者的消費研究;再者,對皮膚YY有效,這牽涉到藥妝概念,藥妝概念也需要實驗證明真的對皮膚YY有效,加上許多國家都已對化妝品的動物實驗有所禁用,那麼這會需要某種程度的[人體]試驗,這也不在團隊原先的思考範圍當中(當然因為是研發費用囉);最後,團隊本身從技術出發,並未好好思考智慧財產的完整布局,因此立刻牽涉到如何與代工廠[合作]的模式,很多新創企業都沒有事先思考清楚自己的智財布局(包含營業秘密),等到開始合作之後,才發現許多的智財不在你的掌控之下。

從這個案例當中,很寫實地反映出,台灣許多技術出身的新創團隊,對於所謂商品化/商業化是陌生的,一如台灣生技教父-林榮錦董事長所言,台灣很多生技創新企業不缺[劉關張]戰將,但非常缺乏[軍師-諸葛亮]。樞紐會是您非常好的[諸葛亮]。

另一個案例,則是在2020的生技大展中出現,一家新創公司CY生技,其主要團隊都是從QQ院出來的(是否是衍生公司,我們暫時未去查證),但號稱從QQ院技術移轉可基因轉殖技術生產SS,希望SS標的可成為新食品原料,在訪談過程中也理解團隊其實缺乏發酵量產的能量。

WB集團希望投資CY公司,但不知這個SS技術是否值得投入,因此需要技術盡職調查(Due Diligence, DD),包括技術智財保護範圍、技術移轉限制、技術競爭力、應用範圍、技術價值及其市場價值等等指標。

歡迎瀏覽
商品化過程

歡迎瀏覽
商品化系統導入/委託執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