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這麼貴?

黃怡菁 執行顧問

  全世界唯一敢懟喬布斯的設計師:70萬元一個logo,只給一稿,拒絕修改!,最近同事貼了這一篇文章給我,我心裡升起一個常常聽到的聲音,為什麼要那麼多錢

  這句話,用很多種不同的型態出現,例如,我們不理解為何需要這麼多錢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們應該怎麼做,為什麼要那麼多錢你應該逐項告訴我,你預備怎麼進行?..等等,其實翻成直白的話,就是怎麼那麼貴??

  樞紐科技顧問一路一來,都沒有業務編制,可能不擅長業務語言,但有感於全世界唯一敢懟喬布斯的設計師:70萬元一個logo,只給一稿,拒絕修改!這篇文章中的幾個點,跟大家分享,不知道大家是否認同? 設計大師保羅·蘭德說: “我會給你提供最好的方式解決問題,無論你最終用不用,都要把錢付給我。” 、“你雇傭的是一個比你更清楚該如何解決問題的人,不要讓對方給你選項。”

  近期有多家廠商投入申辦政府補助計畫,希望把美國NDI(new dietary ingredient)申辦,包裹進計畫中。由於我們可以提供NDI申辦的報價計畫,所以接觸到許多台灣廠商的諮詢。最常見的模式就是,要求我們把申辦NDI所需的安全性測試開列給他們,並且告訴他們為什麼需要這些測試。然後,給予我們的對價報酬是送件服務。趁這個機會再次說明,整個NDI的送件申辦,最重要、最核心的部分就是第一階段,因應您的產品的鑑別、組成與預期使用,建立申辦策略。目前這樣的服務,樞紐科技顧問已經接受國際廠商委託占每年營業額的約30%。這些委辦的廠商,均為國際大廠,但的確諮詢的台灣廠商與這些國際大廠的規模層級,的確有落差。基於希望台灣的廠商能夠進化的出發點,我想請台灣廠商思考的點在於:如果投入30~60萬的申辦策略委託,可以換取避免上百萬的動物試驗必須重作,是你,你會不會這樣選擇?這個情境可以比喻為,你吃藥前看不看醫生?蓋房子重要的是建築師,還是磚塊水泥?一根骨釘,可能材料價格不高,但是投入確認它有效,決定它應該怎樣放進哪一個地方,就是醫師專業之所在,應付出之價格之所在。而此費用的長效價值將大幅超越直接取用。

  我曾想,如果我們不提供因應產品的鑑別、組成與預期使用,建立申辦策略的服務,而是直接提供送件的服務,反正送不過,就退回來依據FDA的回文,要求廠商重作實驗,是不是在與客戶溝通的路上更容易?反正廠商現狀為何,我們就直接送件。那麼,這個服務的價值在哪裡?事實上,我們從先前離開我們,找其他服務商(甚至是美國律師)的廠商口中,也已經看到這種模式的費用損失、成本加重。

保羅·蘭德曾說,市面上的logo越來越多,糟糕的設計也層出不窮。主要來自於,管理層對優秀設計的忽略和無知;設計師能力或話語權不夠,導致大多數人把設計師當成美工。 專業的堅持不容易,要頂住廠商冷嘲熱諷,例如:廠商說"計畫書類似報價單,為什麼你不能寫得更詳細?"、"從計畫書與電話溝通過程中,我們不理解為何需要這麼多錢?"、"我們只是想要知道收費標準以及投入能換回的服務是否對價?"、"只撰寫到第一期,費用似乎是稍微高了一些,即便是獲得補助,我們至少也得自己貼入50%,能否請黃顧問稍微說明一下這筆花費的必要性?"此話說得客氣,但是就這筆專業服務的收費,本是我們應得而您應付,我們不會因為是補助款就亂花,那些錢,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!!我們團隊可以說明的部分就針對,完成指標、所需時間、所需費用及其效益。至於必要性,還需請廠商必須自行判定。

  或許,我們團隊需要更好的溝通技巧;或許,我們面對廠商需要適合的篩選機制。 如同保羅·蘭德說 “我會給你提供最好的方式解決問題,無論你最終用不用,都要把錢付給我。”歡迎想找比你更清楚該如何解決問題的人,我們團隊非常樂意提供建議方案 是的,我們仍舊堅持完整的服務結構,不以價廉為訴求